正文 首页生财有道

好读书的好是几声(好人的好是几声)

ming

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一个有趣的事情,具有一定借鉴价值,需要的朋友可以参考下。希望大家阅读完这篇文章后大有收获,下面让小编带着大家一起了解一下。

好读书的好是几声(好人的好是几声)

我妈妈临终前提出了一个出乎家人意料的要求。

我妈妈得的是肝癌,从发现到过世仅七个多月。

她前几个月意识还比较清醒,到后面出现了肝性脑病。

妈妈意识清醒时喜欢自己掌握经济权,她出现肝性脑病后,存折被爸爸保管了。

经过用药,她的血胺降下来了,她的思维暂时清醒了。她清醒后做的第一件事是问爸爸拿回她的存折,她说那是她一生的心血,她要留着看病。

她才没保管几天,又住院了,这次比前几次更重,她的一生心血又被爸爸接管了,从那以后,她就再也没提起过钱的事,问她你的钱呢,她就两个空手一摊。

她很清楚,钱对她而言已无多大意义,她已没能力去花那个钱。

那次妈妈在医院住了十八天,她说她想见三个人,就是我和弟弟还有父亲。

妈妈在病床不能走动的日子里,经常问我“今天有没有人来,”她经常盼家里的至亲过来看望她,和她讲讲话。

她在病房呆了十来天,对我说:“帮我借个轮椅,我想去观前街。”医院规定病人在住院期间不能离开医院,而且医院距离观前街较远,妈妈的这个愿望很难实现。

我知道她想坐轮椅,就征求护士的意见后,借了辆轮椅,我对妈妈说:“我推你出去,”那一刻她高兴的像个孩子,因为她已十多天没呼吸到新鲜空气了。

妈妈的高兴是短暂的,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,看到外面在微风中摇曳的一草一木,妈妈没有了笑脸,她皱着眉,若有所思,也许她意识到她离开这一切的时间越来越短了。

妈妈最后一次住院前,反复提及一个事情,她说她要搬到一楼的车库内。

妈妈的这个要求出乎我们的意料,因为下面的车库和她的精装房没法比,因为房子虽不大,但五脏俱全,住在里面干净又舒适。

这套小公寓位于三楼,对腿脚方便的人来说,这个楼层不高。但对行动不便、大部分时间卧床的妈妈来说觉得就像在牢笼。住在上面,呼吸不到外面的新鲜空气,也不能看外面的一草一木和周围熟悉的环境。

妈妈说她想搬到一楼车库,只是想方便坐着轮椅出去吹吹野风,看看周围熟悉的一切。

那个曾经让妈妈留恋的住所,对于行动不便的她来说已无多大意义。

妈妈最后一次住院,病情已很严重,住院的第二天,她意识清醒了一些,还和护士打了招呼。她说:“我会不会死。”我安慰她说不会的。

住院第三天,她的意识又模糊了,肚子胀胀的都是水,她喊了我早已过世几年叔叔的名字,这是她病后第一次喊叔叔的名字。还不停呼喊我和小姑的名字,当天爸爸来换我前,我还给妈妈喂了桔子、鱼汤和几勺粥。当天我到家后,就对我老公说,妈妈的情况比昨天不好。

那天凌晨四点多,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,说妈妈呼吸气短,我和弟弟连忙赶到医院。

我和弟弟赶到病房时,妈妈转动着眼珠看到了我们,我赶忙去叫值班的医生和护士,他们带了吸痰的东西,试图帮妈妈吸掉堵在喉咙的痰,那一刻妈妈的意识是清醒的,他们用工具吸痰时,妈妈有反抗。

吸了一会,什么都没吸出来,值班护士说等医生上班再处理吧,就离开了。

我问妈妈能不能自已把痰咳出来,妈妈摇了摇头,我帮妈妈把身体侧过来,妈妈的嘴里有黄色的分泌物流出来,我轻轻拍着她的背,试图帮她拍出堵在喉咙的东西。

这中间我看看妈妈呼吸越来越微弱,又去叫了护士,她用测脉牙的在妈妈手指上夹住测了下,说病人生命体征稳定,说我妈妈折腾了一夜,困了可能想睡,所以呼吸没有那么急促了。(我们不学医的人都知道,重病人呼吸急促到微弱是不好的征兆,她居然说病人困了要睡了,真不知她在学校里学到了什么。)

在医生来上班时,妈妈已意识模糊,只剩下一口气,回到家她就走了,她走得很安详,就像平时睡着一样。

她留恋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东西,可什么也带不走,空着手走了。

人临终时不会留恋金钱、不会留恋房子,因为这些对于他们而言已无多大意义。他们留恋的是相伴了几十年的亲人、浓浓的亲情和自然界的新鲜空气、一草一木、蝉叫鸟鸣。

其实人到了临终时候,无论留恋什么,都已把控不住。健康时把握好每个当下、活在当下才更重要。

什么是幸福?

精神愉快身体健康,无病无灾是幸福;

家庭和睦家人齐心,互帮互助是幸福;

孩子懂事一生平安,孝顺父母是幸福;

工作稳定上司可亲,同事团结是幸福;

朋友不多知心知底,雪中送炭是幸福;

有一爱人相知相守,齐力断金是幸福;

地球安全环境美丽,空气清新是幸福;

国家强大繁荣昌盛,为人民服务是幸福。

我的同学他哥当时是某县刑侦大队大队长,当时他家有不少破案的书,我借了一本,潦草的看一看。

其中有一个案例,我大概还记得。

此案发生在七十年代,这个案件发生在部队军营里。有一个营级干部,部队派他去外地出差开会学习。开会地点能有700多公里的一个小城市,得坐火车去。

当时的火车都是慢车,每个小站都停,有一个小站距他家能有6公里多,是一个较偏僻的农村。

当时是战备时期,不让带家属,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住在这个村里。

当时火车路过这个小站已经是深夜,这个出差人从这个小站下车,大步流星地奔往他的老家。没有多长时间,他就回到家里。他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,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已睡熟了。

这个丈夫,轻手轻脚地把他妻子弄醒,他的妻子吓了一大跳,然后这个男人说,小声点,别把孩子吵醒了。我们部队在搞野营拉练,现在部队的人已经到了这里,都已经口渴了,在咱们生产队的周围等着呢。

你穿上衣服,拿着水桶,到咱们生产队水井去打水。他的妻子轻手轻脚的穿上了衣服,跟着她的男人来到生产队的大井前,他的妻子问:你部队的人呐?他男人说:都在隐蔽处,于是他的爱人拿着水桶弯着腰就给打水,这个男人顺手一用力,就把他的妻子推到大井里,那个大井的井水很深,根本上不来。

这个男人匆匆忙忙的又来到这个小火车站,坐上了下一趟的火车。当时坐火车不实名,也没有座位号,随便做。

第二天早晨,饲养员拿着水桶去给牲口打水,打水的水桶正好挂在这女人的衣服上,怎么拽也拽不上来,这饲养员发现了可能是个人,于是急急忙忙报告了生产队长。队长来到井前,拿着手电筒一照,果然是个人,然后队长马上告诉派出所。

派出所来了不少人,把井周围拦上了警戒线,然后把尸体打捞上来,经历过鉴别,是前院军人妻子。这可吓坏了这些人,因为军人家属是重点的保护对象。

他的妻子能有三十多岁,皮肤有些黝黑,也是因为干农家活风吹日晒,但长相还不错。

此案惊动了县局,市局,来了一些行侦专家破案,进行了全盘考虑,走访周围群众,询问了此女人周围关系,作风问题等。

首先怀疑的是饲养员,对饲养员进行了初审,再审,没有结果,拘押审查。

第二个怀疑对像是一个小学男老师,这个男老师三十七,八岁。经常到死者家去走访,帮助学生辅导功课。对这个男老师审了许多遍,也没有结果,羁押审查。

此案陷入了无头案,但此案非同小可,是军人干部家属,影响极深,因此,此案必须破案。

又从省厅来了一些有破案经验的老专家,他们对破案极有经验。

首先对井周围的鞋印进行了采样,照像,对井沿的泥土进行留样,pH值化验。

然后他们带着省厅的介绍信,身份证件,去死者男人的部队进行调查。

一般来讲地方公安是管不着部队的事情的,也没有权力去调查。但是,死者是部队军人家属,有必要通知军人,并弄清来龙去脉。

他们一行人来到死者仗夫的师部,与师首长联得联糸,师首长非常重视,通知部队保卫部门,司法部门协助调此案。

首先调查死者的丈夫在部队的表现。死者的在部队表现良好,又红又专,积极上进,是部队的骨干。

又调查了此人在部队的作风问题,作风也没什么问题,表现的不错。但经过调查,有人反映,这个人跟部队的一个女护士经常来往。

前几年,死者的丈夫,在部队的一次野营训练中,受过一次伤,在部队的医院住了几个月的院。有一个姓王的女护士经常护理。这个女护士长的眉清目秀,二十多岁,是一个未婚女青年。

这个女护士在护理当中,对这个人产生了感情,最终两人有染,这个男人答应离婚,娶这个女护士。但是在回家探亲当中,他的妻子不同意离婚,于是俩人感情发生隔阂,他早早的回到部队。

审查人员对这个女护士进行了提审,女护士承认她和这个男人的实际情况,并做了询问笔录。

部队的破案人员和地方破案人员,坐快车来到死者男人开会的城市,当时这个男人正在开会。

破案人员与当时开会的领导取得联系,经领导同意,到这个人的住宿房间进行了收查。看到床底下有一双黄胶鞋,黄胶鞋的鞋底鞋印,正好与井沿的黄胶鞋鞋印相吻合。并把黄胶鞋鞋底的泥土抠了下来,进行了pH值化验,正好与井沿的泥土pH值一样。然后又看了这个人的报到时间,与买这个车票的车次晚了近三个多小时。这个男人,也就是死者的丈夫有重大的作案嫌疑。

于是,办案人员,找来了开会的死者丈夫,进行了询问。开始他百般的抵赖。最后办案人员,拿出证据,有护士的询问笔录,有井沿的黄胶鞋鞋底样本,有井沿泥土PH值和他穿的黄胶鞋鞋底泥土pH值的相同的证据。

还有他的车次与报到时期晚三个多小时,在这段时间里他说不出理由。

经过几番询问突审,他不得不承认犯罪事实。得到了军事法庭的严惩。

这就是要想人未之,除非己莫为。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
版权免责声明 1、本文标题:《好读书的好是几声(好人的好是几声)》
2、本文来源于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3、本网站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4、本网站内容来自互联网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
5、如果有侵权内容、不妥之处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。嘀嘀嘀 QQ:XXXXXBB